咨询热线 025-87170670
中谛管理

合伙人

时间:2015-01-25 来源:现代快报
分享到:
中谛管理

一年过去,“江宁合伙人”联盟最初的15支已经发展到37支。
  最初的合伙人中,有人离开了,但又有新的伙伴加入进来,在合作的条件下,如今,大部分创业团队都活了下来,而且活得不错。
  在电影《中国合伙人》中,有人看到了梦想的力量,有人看到了友情的温暖,有人却看到了创业商机。2013年下半年,江宁大学城10所大学的15支大学生创业团队结成“江宁合伙人”创业联盟,大家一起接项目,一起周转资金,甚至可以一起度假。
  如今,一年多过去,联盟最初的15支队伍已经发展到37支。创业者中,有的从老东家出走,另立山头,有的黯然离开。更多的人活了下来,业绩翻番,收获友情。
  “兄弟们抱在一起,你做广告,我做营销,他做网络,我们联手,就可以成立一个创业集团了,这样一起出去谈业务也有气势,打包谈判有说服力啊。”——刘伯敏
  ■盟主
  现实版成东青,因贫穷渴望财富
  近期南京和善园2015企业年会上,一支“兄弟连”惹人注意,他们大多面庞青涩,却互相称呼“某总”。
  他们是“江宁合伙人”,“江宁合伙人”联盟的成员都是年轻的大学生创业者,平均年龄不到25岁,资历最深的也不过涉足商场4年。
  刘伯敏就是联盟的“盟主”,他的偶像就是电影《中国合伙人》中的成东青。1月23日下午,记者见到了他。
  刘伯敏个子很高,头发吹得一丝不苟,西装看不到一丝皱褶,看到记者后,他从容地把一份年会主持词收了起来。
  “我童年太饥饿了。”这位来自甘肃的年轻人解释说,这正是他拼搏的根本原因。
  刘伯敏是甘肃陇西人,父亲是收入微薄的代课老师,母亲以卖水果补贴家用。
  2010年,刘伯敏考入南京工程学院,“上大学时要5000块学费,其中有2000块是我自己打工挣的,另外3000块是村里七八十个乡亲父老给凑出来的。少的10元、20元,最多的200元。”这些钱被爸妈用塑料袋包好放在鞋底,他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带到南京。
  从大一开始,刘伯敏就尝遍各种兼职:洗盘子,发传单,帮别人介绍兼职,开奶茶店、零食店……刘伯敏进了大学就再没有向家里要过钱。
  贫穷让刘伯敏渴望财富,这并不丢人。大一下学期,他就组建团队参加创业比赛,一举拿下20万的创业基金。
  刘伯敏说,也许是童年的饥饿体验太过深刻,他一直想开一家餐饮店,大二下学期,他注册了南京微食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,打造线上线下的校园购物平台,经营电子产品、进口食品和礼盒装食品。
  此前,他已经创立了南京卓远文化传播公司,主打市场营销。而且,大三时,刘伯敏加盟和善园餐饮集团,两年时间内,他开辟了100多家门店,将包子从小区、菜市场卖到网上,以年收益过千万元的成绩单,从一个大三学生升任为总经理。
  ■联盟
  15支大学生团队缔造“江宁合伙人”
  刘伯敏的创业人生在脚下延展时,南京工程学院大学生创新创业园(以下简称“创业园”)中,其他几支大学生创业团队已经拉起队伍,征战商场。
  商场险恶,踌躇满志的创业者们很快遭遇了困难。有的开不出工资,有的半年只赚了3000元,有的员工流失严重。
  刘伯敏是学弟,但他经常和这些学长泡在一起,他的心里渐渐起了波澜。“当时大家都很闲散,都在摸着石头过河。”
  不过很快,《中国合伙人》的热映,让刘伯敏找到了突破口。
  “那时《中国合伙人》很火,我看了三四遍。看完之后我在想,一个人的力量有限,如果把大家拉起来一起做,抱团创业说不定可以相互扶持。”刘伯敏说。
  当时,南京江宁大学城附近的多家高校,创业团队云集。担任南京工程学院学生会副主席期间,刘伯敏广交各路英豪,“合伙人”的提议让大家纷纷响应。
  2013年下半年,来自南京工程学院、南京航空航天大学、河海大学、南京晓庄学院、金陵科技学院、江苏海事职业技术学院等江宁大学城10所大学的15支大学生团队成立“江宁合伙人”高校青年创业联盟,刘伯敏任“盟主”,联盟内会集各路英雄好汉,做网络的,做广告的,做网络商城的,做文化创意的,做传媒的,各显神通。
  “江宁合伙人”更像是创业者之间的联谊会。
  现在,南京市胜太路的创智321咖啡厅就是“合伙人”共同的家,“我们会定期举办沙龙,邀请律师、业内大咖给我们上课,大家创业遇到问题了,也可以在这里进行‘头脑风暴’,大家一起给出主意。台湾永和豆浆集团董事长林炳生、上海金丝猴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郭树良就给我们上过课。”说起这些,刘伯敏如数家珍。
  现在,影响力越来越大,“江宁合伙人”升级为“南京合伙人”,仙林大学城、南京艺术学院等的创业团队也纷纷加盟,如今已经有37支团队300人左右。
  ■互助
  开不出工资,没有订单?“合伙人”雪中送炭
  对于初入江湖的大学生老板来说,最落寞的莫过于没有订单。但有了“合伙人”之后,仿佛打开了哆啦A梦的百变口袋,意外的惊喜常能不期而遇。
  南京工程学院2014届毕业生钱福祥,是最初加入“江宁合伙人”的元老级人物。2014年3月,他成立南京中谛企业管理有限公司,开发出一个大学城吃喝玩乐的手机软件,兼具B2C和社区互动的功能。2014年6月大学毕业后,因为市场没打开,影响力也不够,场地、员工处处要用钱,钱福祥入不敷出,“那时一个月订单量有3万,收入只有1万,但支出就要3万。”
  “合伙人”团队听说后,纷纷伸出援手。
  内部的一家电子科技公司、一家广告公司直接下单,从钱福祥的商城购入办公电脑,“都是小单子,但觉得很温暖”。而且,合伙人联盟还让钱福祥兼职打理商会日常事务,适量发放补贴,帮助他渡过难关。
  无独有偶,2011年毕业于南京工程学院的张翔,在毕业前夕成立了南京友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,进驻学校的创业园,主营互联网技术服务、应用设计、多媒体互动产品制作。但当时知名度不够,“最初半年只赚了3000元”。
  2014年,三年的孵化期结束,根据协议,他要另寻枝头开始单飞,“搬到江宁大学城创业园,仅年租就要十几万。”更要命的是,团队技术实力不够,“当时试过发传单,登门拜访陌生客户,但成单率很低。只能接五六千元的小项目。”最窘迫的时候,张翔的现金流出了问题,有一个月的收入只有五六万元,但当月仅员工工资
  无梦想,不创业——
  “江宁合伙人”口号
  “单打独斗力量有限,必须通过组建更强大的团队,才能突出重围。”
  ——江宁合伙人成员钱福祥
  就要开支4万元。
  “好在有‘合伙人’企业愿意借钱给我,让我先周转一下,我打了个电话,没两天就送过来了。”
  雪中送炭毕竟不是长久之计,“合伙人”中的大学生团队,很多只有四五人的规模,单一的技术能力,决定他们能接的订单额不会太高,但现在,合纵连横让小伙伴们的能力可以支撑起野心了。
  钱福祥说,“合伙人”经常会召开各种聚会,有一次,通过朋友们的口口相传,他在“合伙人”联盟里,找到一位做网络的同行张扬。
  那时,工作五年的张扬刚辞职开办自己的公司,也遇到不少困难,“拿着项目去找投资,屡屡被拒”。经过小半年的接触,钱福祥和张扬都很赏识对方,常常相互支招,“单打独斗力量有限,必须通过组建更强大的团队,才能突出重围。”
  2014年底,两家创业型互联网公司合并,钱福祥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他的团队做移动互联网平台的运营和规划支撑,张扬的团队负责平台的技术支撑,“合并之后,整体实力大大增强,谈项目也更有底气,一周内,已经谈妥了三个项目,订单价就有40多万。”
  ■友情
  “合伙人”里孵化出新“东家”
  想要跳槽的员工,老东家挽留不成,从此分道扬镳,甚至反目成仇,时常在商战中上演。“合伙人”联盟内南京相得品牌策划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林路应该是个幸运儿。
  2011年从武汉的江汉大学毕业后来南京工作,林路一路走走停停。2013年上半年,刘伯敏正酝酿“合伙人”,需要制作宣传品,设计品牌形象,他找到了一家广告策划公司,林路带领的设计小组,接下了这项业务,渐渐与“合伙人”团队相识。
  那时的刘路,正整天纠结于“未来路在何方”。当年6月,他从原公司辞职,依靠接一些小订单生活,小日子虽然轻松自在,但有些寡淡。
  当年9月,“合伙人”企业之一南京青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劲军发出邀约,准备聘请他做“设计总监”,“当时我们就有君子协定,我以自由职业者的身份进入,队伍该带会带,活该接就接,但可以随时离开。”林路说,当时甚至没有与青笋签任何合同。
  2014年春节前,林路盘算着,是时候跟王劲军说再见。眼看一员大将要出走,王劲军一再挽留,但最终尊重林路的选择。“大家都是创业起家的,年轻人都有自己的想法,还是要支持的。”
  2014年8月,林路成立了自己的公司,如今,他和王劲军的公司相隔不远,两人时常碰面。再见时会不会尴尬?“当然没有,而且还有合作。去年的两个大项目,我都有参与其中,我做项目缺人手的时候,也会向老东家借人帮忙。”林路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虽然二人业务有相同之处,但生意往来中,他不会跟王劲军竞争同一个项目,而以前在青笋结识的客户,他也不会主动联系。
  忙活了一年,林路和王劲军有个计划,他们打算在春节前,带着老婆一起去泰国旅游度假,“1月25日就出发!”
  ■反哺
  捐资助学20多万元,越来越多人加入公益
  当年刘伯敏来南京读书,有一多半学费是乡亲们一张张皱皱巴巴的人民币凑出来的,在刘伯敏经济渐渐好转之后,想到了回馈。
  大一下学期,他获得20万元创业基金后,从中拿出3万元捐给家乡甘肃陇西县小学的孩子们。大一至大四的暑假,他也会回到家乡支教。
  “合伙人”诞生后,刘伯敏开始发动身边的企业家朋友加盟他的“爱心公益行”,为江苏苏北、甘肃陇西川儿小学、甘肃陇西种和小学等贫困地区学校进行支教和募捐助学,并为边远山区小朋友建成了多间蓝天书屋。
  2013年、2014年,他们两年赴甘肃陇西进行爱心公益行支教活动,带去物资、现金等折合人民币20多万元。
  “当年我读书的时候,乡亲们10块、20块地给我凑够学费,现在我有能力了,应该回馈家乡,让更多的人走出大山。”现在,刘伯敏还经常带着“合伙人”给贫困地区的孩子们捐献物质。
  有时,这种善举还会带来意外的收获。
  “我在去支教的飞机上还谈了一笔生意。”张翔说,去年5月,他在前往安徽支教的飞机上遇到一位客户,当时,他们正急于扩展代理商,两人谈话间发现很投机,当时就互相加了微信。9月时,两人正式签单合作。
  ■纷争
  有人离开,有人加入
  分分合合很正常
  从最初成立时的10多家“合伙人”,到现在的37家,一年多的时间,共同下海淘金的“合伙人”内部分分合合。刘伯敏介绍,这37家企业中,很多公司的业务领域有重合,竞争在所难免。例如广告公司和互联网公司各有三四家,运作网络商城的电子商务公司有5家,传媒视频公司还有两家。
  如何能不伤和气地赚到钱,还尽量让大家都生存下来?张翔说,在“合伙人”内部,大家有个不成文的规定,如果自己接触到的客户,有其他业务需求,正好“合伙人”联盟内有企业可以做,既可以自己寻找伙伴,也可以推荐给“合伙人”的全职秘书来分配机会,“公平起见,一般会平均分配,这次给你,下次给他。”
  不过,当初元老级的10多家企业,现在已经先后有四五家离开。“合伙人”内部人士较少,这些团队离开的原因各有不同,有的跟大家的理念不合,有的不愿意缴纳会费,有的只想从“合伙人”索取资源和利益,不懂分享。“有时有区里领导来参观,有的企业会关心主要领导来不来,领导来的话他们就参加,领导不来,他们就不参与,很功利。时间久了,大家就不联系了。‘合伙人’的初衷就是大家凑到一起玩,靠自觉和自愿维持感情。”
  而对于目前的合作,刘伯敏认为,默契大于分歧,“到目前为止,还没有两家公司共同竞标一个项目的。”
  现在的张翔,笑称自己更放松了,“做老板的,平时有苦恼又不能向员工倾诉,现在有了‘合伙人’,大家都是创业的,一起聊天很有共鸣,你遇到问题了,大家一起帮你分析、解决,很有归属感。”他憧憬着,今年暑假,高三的妹妹能顺利考到南京的大学,再将在外打工的父母接到南京,一起生活。
  而刘伯敏则像电影里的年轻时的成东青,憧憬着他的美国梦,不过,这个梦将借由他的包子实现,“未来5年,我要把包子卖到美国去。”

分享到:
返回列表

联系我们

  • 南京市江宁区竹山路68号万达广场A座909
  • 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弘景大道1号综合楼309室
  • 15651016186
  • 025-87170670
  • zodoit@163.com
中谛管理 中谛管理

微信登录

中谛管理
中谛管理 中谛管理
中谛管理

中谛官方微信

扫一扫,关注我们

建设网站,妥妥的

您还可以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 +关注
联系客服: 在线:8:30-22:00
中谛管理 中谛管理

025-87170670

您还可以拨打:156-5101-6186 或者留下联系方式,我们主动联系您 立即提交